再生缘:我的温柔暴君(暖虐情深+搞笑)_再生缘:我的温柔暴君(暖虐情深+搞笑)_分节阅读_26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再生缘:我的温柔暴君(暖虐情深+搞笑)_分节阅读_26

墨舞碧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/> 怀中突然有了轻微的动静。/

璇玑擦了擦眼泪,喜道:“小狼——”

小狼慢慢睁开眼睛,静静瞧着她,它年岁尚小,眼中神色竟也悲伧。

璇玑鼻子一酸,几乎要哭出来,那小狼伸出爪子往她脸上拍了拍,似通晓人性。

但很快又皱成一团,颤颤发抖,背脊两只翅膀轻轻一开一合,蔫蔫的。

“小狼你冷吗?”璇玑蹙眉,想了想,蹲了下来,把它放到地上,手指触到自己外袍的罗带上,一扯,把那件红底镶金线簇花的外袄褪了下来,裹到小狼身上,又把它抱回怀里。

小狼凝着她,呼哧呼哧叫了几声,那声音孱弱,模样却甚是逗趣。

端详了自己一下——上身只剩一袭浅粉抹~胸,雪白的肩膀,两条嫩白的藕臂大方地裸~露出来,璇玑扑哧轻笑,“小色狼。”

小狼往她身上蹭了蹭,又慢慢合上眼睛。

璇玑这一笑,悲伤去了几分,强烈的求生欲~望在心里升起——小狼还没死呢。她好歹是个穿越女,虽然不似人家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酒家饭庄一打打开,混到风生水起,但坐以待毙确实太逊了。

龙非离说不救便没有办法了吗?她要救它!

那崔医女为人似乎甚好,如果她私下去求她......或者是去太医院偷偷拿些伤药......主意拿定,她顿时快活起来,掸掸小狼的鼻头,道:“姐姐的衣服要拿回哦,不然不能带你走。”

“冰肌肉骨,这衣服不穿也罢。”戏谑的声音从背后幽幽传来。

璇玑吃了一惊,转身看去,来人一袭天青锦袍,脸上似笑非笑,他长相英俊隽逸,眼角眉梢却偏偏染了层邪魅之气。

紫宁王爷,龙立煜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璇玑把小狼连着衣服遮盖到胸~前,警惕地盯着他。

龙立煜是先皇的三子,封紫宁属王,在西凉有着自己的封地。实际上,只有陵瑞王爷龙梓锦的封地在帝都,先皇其他几个儿子的封地都散落在西凉各郡。

得先皇宠爱的皇子都封得好地,而不得宠的像七皇子龙修文被封忘忧郡,那地方早年是沼泽之地,毗邻的烟霞郡却是繁华不输帝都。

这些先皇的子嗣被称为属王,手上有一定兵马。

除了这些属王有封地,另有几位从先祖皇帝建国开始就世袭的异性藩王也有自己的邑地,属王还罢,这些藩王绝不容小觑,他们拥有雄厚的兵力,虽未能与朝廷精兵抗衡,却是一股危险的势力。

先祖皇帝以后,西凉各代帝王都想削藩,但和平解决行不通,一旦强制削藩,必定引起战争,苦无对策到今日。

这属王和藩王一样,如无皇帝召见,一般不能轻易进京,且不能带兵朝拜天子,这是祖上立下的规定,为的是防止这些封王暗地领兵造反。

说到龙立煜这次进京,却是太后挂念这儿子,特地向皇帝恳求让他回来,见上一见。太后仅有两子,一是三皇子龙立煜,还有便是九皇子今日的庆嘉皇帝龙非离,十皇子龙梓锦母妃早逝,也被养在太后膝下,龙非离和他亲厚,竟比那三哥更甚。

当然,龙非离实际并非太后所出,个中复杂曲折,那已是后话了。

说来也是孽情,龙立煜自与璇玑在御花园见了面,便一直对她存了些心思,倘若当日在凤鹫宫太后把璇玑弄死就罢,在华音宫再次见了,他对她愈加不忘。

买通了宫闱中一些宫人,消息来得灵通。早在璇玑带人到秋萤轩的时候,他就匿在外面,后来看到她一人泪色匆匆走出,便跟踪她到了这儿。

他行宫中美人众多,比璇玑娇美的大有人在,不知为何,他藏在一边看她与那小兽说话时或悲或嗔的神态,竟觉她媚~态百生,待看到她褪下外衣,那雪白姣好的曲线,便越发的心猿意马,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。

“娘娘,这地方你来得,本王便来不得么?”他挑眉一笑,向她逼近。

“那本宫不妨碍王爷在这里玩儿了。”死变态——璇玑暗地腹诽,抱起小狼,侧身想从他身边走开。

“哦?”龙立煜眸光一暗,伸手拦下她。

莫名的慌乱顿生,璇玑不敢把惊慌表露到脸上去,强作镇定冷冷瞟向男子。

“王爷请自重。”

“不自重的似乎并非本王,而是年嫔娘娘吧。”龙立煜轻佻地勾起璇玑的下巴,“这衣不敝体的......”

那在他指下巴掌大的,尖尖的下巴,颊边浅浅破了道口子,一抹殷红却更显肤色莹白。他心头愈发燥热,突地把她拉进怀里,低头吻上她的粉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阅读,谢谢大家的留言和鲜花。第四更毕,明天继续多更。

正文 084你的安危

璇玑怎会想到这王爷竟然这样大胆?怔了好一下,才意识到要推开他——身子却软麻不受力,她大惊......为什么会这样?

龙立煜把她的惊慌尽收眼底,手掌一翻,扯开她盖在胸前的衣服,外袄和小狼应声跌落地。/他吻上的她的耳珠,谑道:“本王不小心碰了你的麻穴。”

璇玑软在他怀中,根本无法动弹,她又慌又乱,眼角余光小狼一动不动,越发慌了,怒道:“皇上还没死呢,你要对本宫做什么?”

“新欢旧爱,他那得这功夫管你?你倒不如随了本王,把爷侍候得舒服了,爷就带你回去吧。”

“紫宁王爷,那天你不是还很想我死吗?”

龙立煜笑道:“璇玑,你这是怪我?不是有这样一说吗,此一时,彼一时......本王现在满脑子可都是你......”

他低喃着,环在她背后的大掌撩上了她抹~胸的细带,抚上她光洁的脊背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