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芳不自赏_第16章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静养了三天,娉婷每天都心神不宁。

窗外红花开得正盛,争夺着小院里最美丽的地位。娉婷痴痴的目光滑过花,落在不起眼的绿叶上。

三天了,楚北捷都没有出现。

“不来也罢……”

三天来,她患得患失,怕楚北捷再次出现,又怕他完全忘了这间小屋。“等你好了再说”,这话到底什么意思?她苦思冥想,像有猫挠着她的心窝,羞涩的脸透出粉色。送药的张妈直夸,“小红姑娘,你脸色可好看多了,红嫩嫩的。”

这日未到中午,楚漠然跨进门,向娉婷传达楚北捷的话,“胃口不好,做两个好菜,送到房里来。”

做菜?娉婷咬了半天唇,走向厨房。

一向随心所欲的镇北王已经忍了三天。今天他心情愉快,打算好好和他可爱伶俐的侍女相处。

小红不漂亮,但她是特别的,值得他花心思。她每个举动都让楚北捷在回味时情不自禁流露出笑容,现在回想小红当初的言行举止,也情有可原。他是王爷,而她不过是侍女。

再说,她毕竟病了这么久,老天给她的惩罚已经够了。

楚北捷不是容易原谅他人的人,但对这个多才多艺的女子例外。今天的风分外清爽,他打算吃点小红做的美食,再听一遍天上人间都难寻的琴音和缠绵悱恻的歌喉,最后,用镇北王最自豪的气概和魅力,让她的脖子更红一些。这些常人俗气的享乐欲望,在他那只装着征战厮杀的心里冒出苗子,全为了一个不算美丽的女子。

直到喝下一口娉婷带着满头大汗端上来的汤,他嘴角不由自主挂起的一抹笑意才完全消失。

娉婷仔细观察他的反应。

“我主人从没吃过我做的菜。”

楚北捷脸色古怪,点点头,“你主人真是聪明极了……”他忍了一下,老实地说,“汤很难喝。”

英俊的脸苦兮兮的,和一向严肃沉稳的神态截然不同。娉婷本来还为来见楚北捷而心藏警惕、忐忑不安,此刻见他作怪,只觉得亲昵,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,露出两个酒窝。

楚北捷叹道:“我今天才知道,懂菜谱的人,不一定会做菜。”

娉婷点头,“懂兵法的人,也未必会打仗。”

这话大合楚北捷胃口,手往大腿上一拍,大笑道:“说得有理!说得有理!”仰头笑了一会儿,忽然收了笑声,漆黑的眸子盯着娉婷,沉声道,“病已经全好了吧?”

声音沙哑,里面藏了太多暧昧。情欲的香在华丽的卧房里冉冉升起,娉婷敏感地感觉出禁忌,不安地退了一步。

不动还罢,一动,楚北捷动得比她更快。他并不起身,手一伸,拦住不盈一握的腰肢,狠狠往自己怀里带。

“呀!”娉婷轻叫,撞入楚北捷坚硬的怀中。她抬头,略有惶恐的眸子迎上别有意味的黑瞳。

楚北捷一手搂得娉婷动弹不得,唇几乎咬上她发红的耳垂,像台上唱戏般彬彬有礼地问:“危机临头,小姐还有何计可施?”

娉婷耳朵一阵发痒,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,有点怕,又有点莫名其妙地想笑。她别过眼,蹙眉道:“将军大获全胜,败将已降,难道还要赶尽杀绝?”

楚北捷不为所动,摇头道:“哪里降了,我可没听见降歌。”

他的肌肤几乎贴上娉婷嫩白的脖子,灼热气息袭来,娉婷在楚北捷怀里受惊似的缩了缩,楚楚可怜道:“自古只有胜歌,哪里有什么降歌?”

“你唱第一曲,从此就有了。”楚北捷含笑威胁,“再不唱,可别怪本王赶尽杀绝。”作势要强吻下去。

“别……”娉婷无可奈何,对上这人,败局仿佛已是天定,只好朝他狠狠瞪上一眼,算为自己出了一口气。

楚北捷在极近的距离被一个幽怨的眼神摄了魂魄,不由自主地想搂着怀里人吻个畅快,还未低头,娉婷在他怀中轻轻唱了起来。

“故飞燕,方惹多情;故多情,方害相思;一望成欢,一望成欢……”

娉婷的歌声圆润动人,楚北捷闭上眼睛,静静听完,良久才睁开眼睛,“从此以后,你唱歌时不可有外人在。不然,会惹多少多情,害多少相思。”他叹息两声,脸色从喜转肃,沉声道,“卿乃如此佳人,不可能出自花府仆役。你到底是何人?”

一句话如五雷轰顶。娉婷随少爷多次出征,足智多谋,却未曾试过如此“短兵相接”,何况对手是鼎鼎大名的镇北王。

楚北捷见她脸色苍白,不由怜爱,抚开她额前的发丝,柔声道:“你不必害怕,只要坦言相告,本王会保护你,不让任何人伤害你。”

娉婷苦笑——

如果楚北捷知道她就是归乐敬安王府的白娉婷,知道就是她使计淹没了他颇为自豪的镇北军,知道她身怀敬安王府甚至是归乐王室那些大大小小的秘密,那恐怕就不是楚北捷是否会保护她的问题了。

后果让人不敢想象。

“说吧。”楚北捷可以看透人心的漆黑眼眸紧逼不放,“不管你是谁,本王都能帮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说。”

娉婷氤氲的眸子哀切地看向楚北捷,在楚北捷鼓励的目光下,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我是当今归乐大王未登基时,养在王子府中的琴伎。”

楚北捷愣住。

“小红本名阳凤,自幼卖身入了王子府,因为擅琴,甚得肃王子喜爱,王子每每在花园中喝酒,都会唤我弹奏相陪。”

“阳凤?”楚北捷沉吟,“既然如此,怎么又流落到了花府?”

娉婷垂眼,幽幽叹道:“不瞒王爷,小女子在归乐也算薄有微名,倚着这点名声,又受了主人宠爱,不免得罪了人。也不知是谁在王后面前挑拨,诬我一个不敬的罪名,瞬间大祸临头。幸亏王宫里有一两个知交肯出手相助,才得以匆忙逃出。谁知祸不单行,我不幸遇上人贩子,被卖到东林花府,又鬼使神差……碰见了王爷。”她触动情肠,眼睛红了一圈,强笑道,“可见世事弄人。”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