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芳不自赏_第97章_免费小说阅读_云绾宁墨晔小说

反扑朝中老势力的一战,打得迅速而精彩。数十万大军团团包围都城,耀天公主惊惶失措下被发现有了身孕,这可帮了何侠一个大忙,公主殿下当即被“请”进深宫中静养,不得再过问烦琐国事。

不出数日,贵常青临死前按印的谋逆供认状被送到耀天公主面前,随即被张贴在云常都城城门处,与许多贵家逆贼的头颅一起,供百姓辨认。

“想不到,丞相他……居然……”

“贵家是云常世代重臣啊,怎么竟出了逆贼?”

“人心难测,难测啊……”

证据源源不断出现,每天都有人揭发贵家过去的逆行。连贵常青自己都已承认了谋反,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内情的升斗小民又怎会弄明白谁是谁非?

何况这次征讨东林出师不利,就是因为贵家两位不争气的将军,一个逞强、一个嗜酒,整路大军,上万云常子弟的性命,断送在他们手里。

凡是家里有男丁在军队的,谁不痛恨这样不顾士兵死活的将军?

令人欣慰的是,国难之际,驸马爷展现出卓越的军事政治才能,迅速将逆党连根拔起,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重新任命官员,不到一个月,曾经让云常百姓热血沸腾的场面再度出现。

锦旗蔽日,十万军发。

英姿勃发的驸马爷再度领军出征。

“天下之大,没有我们云常军到不了的地方!”城楼上,何侠挥剑长击。

何侠身边,已经看不见公主端庄的身影,她正在深宫中孕育着云常未来的大王。

士兵们依然欢呼沸腾,雀跃不已。

他们为何侠欢呼,为何侠沸腾。

他们拥有了一个英雄。

归乐曾有何侠,东林曾有楚北捷,北漠至少还有一个则尹。但如今,楚北捷不知踪迹,则尹归隐。

而何侠,已经属于云常。

有何侠在,没有云常军到不了的地方。

更让人猜想不到的是,何侠领兵离开云常都城五十里后,下令全军扎营,召集各路将领到帅帐中。

众人一到,何侠即道:“大军转向,不去东林。”

他总是奇峰突出的思考方式早已被众将熟悉,大家并没有十分愕然,只是问:“不去东林,那去哪里?”

“从现在开始,大军化整为零,昼伏夜行,在北漠边境会合。”

大家稍微明白过来,这是要对北漠下手了。

先对付北漠也是对的,东林军虽然现在没有了楚北捷,但毕竟破船还有三斤钉,不易对付。北漠军实力向来不强,又没了则尹。打仗就如吃柿子,应该先选软的吃。

祁田征战经验丰富,思索了一会儿,想起另一个不能忽略的问题,恭敬地问何侠道:“驸马爷想打北漠,这当然好。但东林是我们的大敌,归乐也在虎视眈眈。万一我们和北漠打起来,其他两国乘机参战,我们岂不三面受敌?”

“谁也不想三面受敌,所以北漠人绝不会想到我们会忽然向他们发动进攻。”何侠淡淡笑道,“各位将军放心,我既敢拿北漠开刀,自然想好了迅速击溃北漠大军的方法。东林现在由王后做主,说起打仗,妇人总会犹豫不定,在她下定决心派遣大军夹击我们时,北漠军的势力已经被我们扫荡干净了。”

众人的胆气却没有何侠那么壮,“扫荡北漠后,还要对付东林,我们哪有精力对付归乐?”

“这正是最有趣的地方。”何侠豪气顿生,扬声道,“照行进来!”

帘门应声而掀,一名瘦削武将大步跨了进来,不卑不亢朝众将拱了拱手,束手站在何侠身边,显得颇为沉稳。

何侠介绍道:“飞照行曾是归乐大将军乐震手下第一心腹,他就是这次阻挠归乐王出兵坏我们好事的关键。”手一扬,朝飞照行微微颔首。

飞照行沉声道:“归乐王后曾命我暗中带信给驸马爷,密报归乐大王打算伏击驸马爷的车马。只要我写一封信,让人送到归乐大王面前,告发归乐王后和乐氏一族,归乐内部立即大乱,再不会有余力关注云常和北漠的战事。”

蔚墨军沉景奇道:“归乐王后所在的乐氏一族在归乐的势力如日中天,怎么会向驸马爷密报?她竟敢背叛归乐王?”

飞照行简单答道:“为了不让白娉婷进入归乐大王何肃的后宫。”

众将释然。

听见娉婷的名字,何侠眼中一黯,沉默半晌,才打起精神来,“飞照行的密信已经在送往归乐的途中。北漠王现在对我们毫无戒心,东林前阵子受了我们的威吓,不敢轻易出战。诸位,此时正是夺得北漠的最好时机。”

何侠这番布置周密细致,令一开始不大有信心的将领们精神大振,面露喜色,朗声应道:“末将随时听候驸马爷调遣!”

就这样,云常大军,在征伐东林途中销声匿迹,不知去向。

“哇哇……哇哇哇……”

娉婷匆匆走进屋里,看见小则庆正被阳凤按在膝盖上,小屁股袒露出来,阳凤手上手下,打得他的嫩肉啪啪作响。

“阳凤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阳凤显然余怒未息,一伸手,指着地上道:“你看看,他把什么东西从床底拖了出来,还和长笑一道玩,要是弄伤了长笑,这可怎么办?”

娉婷低头看,地上明晃晃的一把宝剑,也吃了一惊,“这两个孩子真太淘气了,长笑,你也该打。”把站在一边的长笑拉过来数落。

长笑还不大会说话,长得胖嘟嘟,眼睛明亮清澈,看见娘回来了,直咧嘴笑。

“阳凤,你也别打则庆了。我看准是长笑捣的鬼,别看他小,现在会走会跑了,不知道多可恨呢。”

则庆和长笑一样,也不爱哭,很快,挨了几下的小屁股不疼了,他便扭着要下地。阳凤打了几下,也着实心疼,只好放他下地。

“呵……笑笑……笑笑……”则庆下了地,一溜烟地远离痛打他小屁股的娘,直冲到乐呵呵的长笑身边,抓住长笑就往外跑,“竹子、竹子……”他跑得比长笑快多了,长笑被他踉踉跄跄拖出木门。

“则庆,不许又去摇晒衣服的竹子。”阳凤追出门口,教训道,“你快放手,小心长笑摔倒。”

“阳凤,好啦。”娉婷走到她身后,将双手搭在她肩上,笑道,“瞧你紧张的样子。不用担心长笑,让他们摔吧,小孩子这样才会长大。”转身拾起地上的宝剑。

真是柄好剑,剑刃如薄冰,轻轻一抖,似乎在日光下泛起一圈圈凉气,森寒入骨。娉婷翻过剑柄,果然,上面刻了“神威”二字,不禁默然。

片刻后,怅然问道:“震慑天下的神威宝剑,你怎会在这蒙尘?可惜了……”

阳凤转过身来,发现娉婷持剑凝视,心里一跳。当日楚北捷上山寻妻,得知娉婷死讯后失魂落魄离去,这事她从没告诉娉婷,楚北捷留下的神威宝剑也被塞到了床底下,谁知道神差鬼使,竟被两个小鬼拖了出来。

阳凤想了一想,低声道:“这是楚北捷留下的,他曾到我们之前隐居的地方找你。”

见娉婷静默无言,阳凤忍不住又问:“娉婷,你还想着那个男人吗?”

娉婷不答,只在屋里站着,良久之后,缓缓将剑插回鞘中,挂了起来,转身出去唤道:“长笑,来,来,娘给你唱一段好听的小曲。”秀气的脸上,流露出宠溺的笑容。

“娘……娘!”长笑咯咯咯地笑着扑过来。

“我也听!”则庆跟在长笑身后,抢在长笑之前占据了娉婷身边的位置。

艳阳高照,小屋前,池塘水波微漾。

有人柔声清唱。

“故乱世,方现英雄;故英雄,方有佳人。奈何纷乱,奈何纷乱……”

儿啊,娘心里有一个故事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